您的位置  主页 > 新郑大工匠 > 劳模风采 >
魏福安(图文)
[来源: 未知| 作者:admin | 日期:2018-08-02 09:38 | 浏览 次]

 

2009929505950322.jpg

魏福安,男,汉族,河南省新郑市千户寨乡柿树行村人,1958年10月出生。1970年8月-1977年8月在柿树行小学、李庄中学读书;1977年8月至今在柿树行村务农。1987年被郑州市水利局授予水土保持先进个人称号;1989年被新郑市政府授予劳动模范称号;1990年被郑州市政府授予劳动模范称号;1997年荣获郑州市科技成果奖三等奖、河南省科技成果三等奖;1999年获河南省林业系统劳模称号;2001年12月被郑州市政府评为优秀农村乡土拔尖人才。是河南省人民代表大会第七、八、九届人大代表。

魏福安同志多午来一直致立于植树造林,绿化荒山,他硬是凭着一股子干劲为千户寨乡荒山绿化做出了惊人的奇迹。由于工作成绩突出,多年来,先后被评为省、市先进工作者,绿化造林模范,劳动模范。  魏福安就住在始祖山北坡的柿树行村,人说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可荒山上地少、石头多,年年干旱缺水,山民们的日子苦啊。姑娘嫁到山外去了,小伙子找不到媳妇.倒插门给山外人家当了养老女婿。魏福安初中毕业后就下山到青岗伍水库当了电工。20多岁时。谈了个对象.是山下新密苟堂乡的姑娘,山下姑娘不愿到山上来。无奈,福安只得离开了生养他的爹娘和小山村,下山当了上门女婿。
  1984年春天,魏福安回村看老人,村上人告诉他,中央下来文件了,允许村民承包荒山荒沟,你干不干?打小起,魏福安就盼着能有一天绿化荒山,改变穷山村的面貌。看了中央文件,他的心动了,他找村里的老年人请教:“咱这光秃秃的太白岭上,到底会不会长树?”老人们说:“好多好多年前,咱这山坡上长许许多多柿子树,最大的有两人粗呢,听说那时候从这棵柿子树攀到那棵柿子树上,不用下树,就能走七八里地呢,要不,咱村为啥叫柿树行呢?”福安还放心不下,又到山坡上挖了些沙土,运回家种上菜苗,结果长得挺好。原来,只要在山上刨出树坑,浇上充足的水,就能种树。拿定了主意,魏福安就下山做岳父岳母的工作。老岳父说:“你为啥放着好好的工人不当,非要去挖石头呢?太白岭上祖祖辈辈都荒着,为啥非要你回去开荒呢?”福安说:“山里人人穷志不短,要改变穷山村的面貌,就得靠咱们山里人自己去干,有中央政策做靠山,我一天种一棵栩,一年就能种种365棵,要是村里人家家都种树,肯定能让荒山绿起来。”
  1984年冬天,魏福安让妻子留在娘家,一个人上山开荒种树了。
  为了保证来年春天栽树,福安要在冬天里先在荒山上挖树坑,挖好树坑,填上好土,许冬天里的雪水浇灌一下。
  荒山野岭,寒风呼啸,刮起的沙石不停地打在脸上,魏福安抡起镢头,用力向地上刨去,镢头碰在石头上,溅起阵阵火花、飞起片片石渣。第一天,他累得筋疲力尽,挖了六个树坑。
  从第二天起,福安带上干馍上山,中午吃口干馍,喝口山泉水,吃饱了接着干。这样,每天能多挖两个树坑。再后来,他干脆用石头在靠近山庄的地方垒起围墙、搭了个棚子,晚上就睡在棚子里,不下山了。
  十几天后,放心不下的妻子上山看福安,顺便给他捎件棉袄。见丈夫瘦得不像个人样,脸黑黝黝的、头发乱蓬蓬的、嘴唇干裂得尽血道道,双手上也尽是血泡。妻子心酸地直掉泪,福却安慰她;“你看,几天工夫,我都挖了一百多个树坑了。”妻子含着泪对福安说:“我不走了,再苦再难,我陪着你。”
  又过几天,福安的父母兄弟都上山来帮助挖树坑了,岳父岳母上山看闺女,也帮助女婿挖起了树坑。荒山上石多土少,一把镢头用上十来天就不行了。这年冬天,魏福安开荒用坏了9把镢头、6把铁锨,他们在荒山上挖了5500个种树的青林坑,修了 20多亩石堰梯田。
  1985年春天,魏福安开始上山栽树。为了买苗,他说服妻子,拿出了全家省吃俭用攒起来准备夹缝纫机的150元钱。他还一连往乡财政所跑了15趟,贷了300元钱,购买了第一批树苗。
  在荒山上种树,水是大问题。山上没水山下找,近处无水远处寻。福安终于在山坡下找到了水泉。他每天跑几里地挑水浇树,一桶水只能浇一个树坑。妻子见他一个人挑水太慢,也跟着一起挑。陡峭的山坡上没有路,挑一担水得歇三、四回。后来,他们在山坡上修了两个50立方米的蓄水池,用塑料管子从1000多米外的山泉引水上山,解决了浇树的困难。
  一批树苗栽完了,又得凑钱买二批,福安想,这300亩地贾全靠花钱买树苗也不是个办法呀。于是这年秋天,福安就学看自己育树苗。他有不懂的就看书学习,还常常到城里果树所请教专家,边学边干,在自己地里育上了桃树、杏树、山楂、柏树、刺槐、国槐树苗。17年来,福安育的树苗不仅绿化了荒山,他还用卖树苗的7万多元钱投入了再生产,扩大了荒山的绿化规模。
  福安种树的心酸事太多了,有一件事许他们两口刻骨铭心。那是 1986年的一天,他们上山栽树,把两岁的小女儿锁在家里。孩子不懂事,爬到桌子上玩,一不小心掉到了水缸里,幸亏缸里只有半缸水,幸亏孩子没有头朝下掉到缸里,孩子哭着喊着就是爬不出来。等到大人收工回来,孩子还在水缸里泡着。两口子从水缸里抱起浑身水淋淋的孩子,一家三口泣不成声。孩子的姥姥闻讯赶来,抱走了孩子,丢下了一句话:栽树再要紧,也没有孩子要紧。就这样,小女儿在姥姥家一直长到了十几岁。
  魏福安从1985年开始种树,十七年的风霜雨雪,6000多个日日夜夜,辛勤的汗水换来的是一望无际的绿荫。
  十几年来,福安两口子,在自家承包的300亩荒山上,挖了育林坑15000个;垒石堰60多条、3000多米长;修梯田石堰56条、2300多米;总#挖石头6500上打米,填土13500立方米;修蓄水池两个。
  魏福安植树造林、培育树苗,造福一方百姓。柿树行村群众吃水困难,福安投资7万多元,安装水管,让村里群众用上自来水。
  为了绿化始祖山黄帝文化旅游区,福安和乡政府签订了合同,自己拿树苗,保栽保活每棵树一元钱,栽了柏树20万棵。
  在魏福安的带动下,村民们都纷纷承包荒山,上山栽树。福安还免费为乡亲们提供树苗、传授技术。1996年,他和十几户农民一起,采用股份制的办法,与村里又签订了承包200O亩荒山的绿化合同,他们有种了大批树苗,开始了拓荒征程。
  到1998年.福安承包荒山的14个年头,他栽的柏树已有两匝租了,栽的山果树早已是果实累累,春天,桃花、杏花开满坡,夏天,桃子、杏子挂满枝头,秋天,山楂红果似玛瑙,冬天,松树、柏树绿叶满山。
  魏福安承包荒山的事迹在十里八乡传颂,他还被乡亲们推选为省人大代表。
  那年农历8月的一天。福安和乡亲们都在忙着秋收。突然,他们看见远处太白岭卜冒起一股浓烟,顺着风势正向他承包的山坡滚来,“山上失火了………”福安大叫看向太白山跑去,很快大火吞着浓烟滚向山坡,向太白岭北坡烧去,大火燃起了福安承包的山坡上的野草,烧着了两三米高的柏树,腾起丈把高的火苗,又烧着了挂满红果的山楂树和杏树,村里的群众都赶来了,但是,风大火猛,几百名前来救火的人谁也靠不到眼前,加上山上又没有水,大伙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火吞没了翠绿的山林。
  这场大火,烧毁了柏树5000多棵,山楂树2500多棵,杏树2000多棵,刺槐15000多棵,山上栽种的金银花和金针花也全部烧光,300亩山林几乎毁于一旦,经济损失达25万元。
  望着自己十多年心血顷刻间化为灰烬,福安呆呆地坐在山坡上,痛不欲生。随后的整整一个冬天,福安伤透的心难以平静,更无心干活。
  第二年吞天,福安到郑州参加省九届人大会议期间,有些代表知道了福安的事,鼓励他说:“不要灰心,坚持走下去”。福安夫妇咬紧牙关,又开始开荒造林了。他们在荒山上修了40多条石头崖,开成小型条状梯田,又陆陆续续栽上了再种树苗。他还租种了几亩地,育上了柏树、杏树、桃树、核桃树苗,荒山上又绿了起来。
  魏福安说:“绿化荒山,吃苦受累,俺不怕,最怕的是火灾。我个人的损失应换来大家的防火意识。要保住山木林,要巩固绿化成果,就必须封山,对已经绿化了的山林,要禁止放牧牛羊,禁止割草砍柴,禁止放火烧荒,禁止游人乱进。”福安说;“希望你们帮我呼吁呼吁,只要大家都爱护山林,绿化一块,保护一块,有个十年二十年,我们这儿的整个荒山都会绿起来的。
  如今,魏福安和他的乡亲们一起承包的2000亩荒山已开始绿化,在他们辛勤汗水的浇灌下,让整个荒上山都绿起来的日子一定不会太遥远。


责任编辑:admin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陈百丰